当前位置: 首页 > 自制女用催情药 > 秘鲁足坛惊现“蒙汗药” 马拉多纳称阿根廷也曾用此计

秘鲁足坛惊现“蒙汗药” 马拉多纳称阿根廷也曾用此计


/ 2020-04-03

  2004年秘鲁美洲杯开幕式,利马体育场的一幕格外惊艳:8位身披斗篷穿着五彩裤子的巫医,不断地从一个装满了不知名草本植物的瓶子里取水,然后洒向印有12个参赛国国旗的足球。此外,他们的道具还包括用灰狐狸皮做的鼓以及海贝,在“主任巫医”手中,甚至摇晃着一个风干的猴头……

  上周,秘鲁人又向世界展现了他们在蒙汗药上的伟大造诣。在该国的一场乙级联赛中,客队喝了主队提供的水后有4名球员晕倒。在这些人的血液内查出了苯二氮,这种成分的主要用途是制作。客队0比3败北。

  对阵双方为安卡什体育和阿科斯维科斯小伙子队,双方名列积分榜的第二、三位,都是升级大热门。比赛进行到第85分钟,小伙子队的安迪·萨利纳斯突然倒地不醒。几分钟之后,该队另有三名球员也突然倒地,不省人事,比赛在一片诡异气氛中结束。一名中招的球员雷阿特古伊表示,当时他喝的水里有草药味道,之后感觉脚很重。俱乐部将向秘鲁足协提交录像证据,要求撤销比赛结果并处罚主队。

  几年前,马拉多纳曾在阿根廷电视节目上承认,1990年世界杯期间,阿根廷曾在巴西队的饮用水中投入镇静剂,希望以这样的方式在球场上占据优势。那场比赛阿根廷1比0成功淘汰巴西。巴西的医疗专家格拉瓦说,“我知道马拉多纳说的是真的。他甚至连Royphnol(一种令身体失去平衡和协调的镇静剂)的药名和效用都说得没错。”

  不仅仅是足球场上有“饶你奸似鬼,也要喝老娘洗脚水”,2007年11月,德国网球手瓦斯克的一番话又让网坛经历了一次不小的地震。他宣称,哈斯之所以退出戴维斯杯与俄罗斯队的关键单打,并非受到病毒感染,而是被人下毒。而国际网球联合会(ITF)对此事展开了调查,最终不了了之。之前3年,乌克兰总统尤先科被人投毒毁容,让医学界加大了对二噁英中毒的研究投入。

  不过,奥恰洛夫尿检阳性不知道是否对中国养殖业大规模使用瘦肉精饲料有所帮助。8月底尿检后,这位德国乒乓球选手被查出含有克罗特伦(俗称瘦肉精),被处禁赛两年。随后,他把责任归为在苏州参赛时吃的肉,“中国公开赛期间,我每天都吃不少肉。”由于奥恰洛夫的头发检测中不含“瘦肉精”成分,而一起参加赛其他四人尿样尽管不呈阳性,同样含有微量瘦肉精成分。据此,德国乒协和反兴奋剂协会决定解除对奥恰洛夫为期两年的禁赛。

  秘鲁式蒙汗药之所以总掉链子,因其过于追求速效。在科学的道路上,他们要多向赵光义学习。宋史说,宋太宗用牵机药杀死李煜后,此后又有几个皇族莫名其妙挂掉了。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教材,简单看看《大宋提刑官》也可以。(吴策力)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